资讯内容 Content

[2017中美乳腺癌高峰论坛]Henderson教授:乳腺癌药物治疗突飞猛进、成果喜人
 时间:2017/6/22 10:38:33 点击:23831 关键字:乳腺癌 
 
I. Craig Henderson教授
 
在本次高峰论坛上,《肿瘤瞭望》特别邀请到美国FDA肿瘤药物顾问委员会荣誉主席,美国癌症和白血病协会乳腺癌委员会荣誉主席,美国UCSF综合癌症中心教授I. Craig Henderson教授接受采访,Henderson教授围绕三阴性乳腺癌、免疫治疗以及PARP抑制剂等乳腺癌研究热点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三阴性乳腺癌分子分型演化
 
三阴性乳腺癌可以说是一种混杂了多种类型的乳腺癌。排除那些有明确驱动因素和治疗靶点(比如激素受体阳性和HER2阳性)的乳腺癌之外,剩下的都算是三阴性乳腺癌。
 
很难想象,仅仅十几年前,HER2阳性乳腺癌还是预后最差的亚型。当抗HER2靶向治疗出现后,这类患者的生存得到极大改善,成为精准医学在临床实践的典范。ER/PR阳性患者也得益于内分泌治疗的不段创新发展,预后进步有目共睹,而三阴性乳腺癌则成为老大难问题。
 
现在,我们都知道三阴性乳腺癌只是一个统称,其实包含了非常多的分类或分型,但是还不清楚如何对其进行合理的归纳、梳理。这方面的研究有很多,借助于基因分析技术,不同实验室发现至少4~6种三阴性乳腺癌亚型。分子分型之后,就是找到对应的有效治疗。打个比方,某一组患者可能从含卡铂或其它铂类的化疗中获益,另一组患者可能对免疫治疗特别敏感,第三组患者对雄激素治疗反应良好,第四组患者对信号通路调控,特别是靶向PI3K/AKT通路的药物有效等等。
 
针对三阴性乳腺癌的药物研发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当中,一般首先针对整体患者人群开展药物疗效验证,后续会聚焦某些特定的分子亚型。当然,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还在不断发展变化,虽然现在不能说每种亚型都有确切的治疗方法,但我们正朝那个方向努力。
 
免疫治疗在乳腺癌中的应用价值
 
如今肿瘤免疫治疗是非常热门的话题,尤其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临床应用。而在我的职业历程中,肿瘤免疫治疗虽一直存在但始终不瘟不火,甚至有一段时间还被冷嘲热讽。因为很多看起来大有希望的免疫疗法最终在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上栽了跟头,阴性结果居多。
 
曾经有段时间我们采用BCG联合肿瘤疫苗来治疗乳腺癌或预防复发,结果在临床试验中证实价值不大。因此,大家对肿瘤免疫治疗一直不太重视。好像一夜之间,多种肿瘤(特别是黑色素瘤)从免疫治疗中获益巨大,缓解时间大大延长且毒性可控。
 
通常认为乳腺癌不是一种免疫原性很强的肿瘤,与其它肿瘤相比较少受到免疫调节的影响,因此乳腺肿瘤免疫治疗研究开展的相对较晚。从现有的结果来看,PD-1抑制剂取得了一定突破,主要是三阴性乳腺癌的部分亚组获益明显。
 
就治疗前景而言,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是免疫治疗的重点关注人群,但在临床试验中还没有取得非常亮眼的成果。今年ASCO大会上报道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新辅助治疗研究显示一些希望。未来还需要进一步优化临床试验设计,找到获益最大的治疗阶段和患者群体。
 
PARP抑制剂进展迅速
 
PARP抑制剂是今年的乳腺癌领域的重要治疗进展之一,我们此前对其研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从数据来看,结果有喜有忧。有一些临床试验(特别是非对照研究)提示PARP抑制剂在乳腺癌中前景良好,然而另一些随机对照研究结果就没有那么乐观。
 
今年ASCO上OlympiAD研究给我们很大的信心,携带BRCA胚系突变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可能是PARP抑制剂的最合适治疗群体。存在BRCA胚系突变的细胞对DNA损伤的修复能力相对较差,这类患者选择化疗时可能也更适合应用铂类药物。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最近一些临床试验多提示PARP抑制剂在乳腺癌中的治疗优势,但能否在现有标准治疗基础上发挥增效作用尚无定论。新药永远是肿瘤治疗领域的热门,然而在探索初期,我们还不是十分了解这些药物的作用机制和治疗潜力,因此需要临床研究和基础研究互相配合。PARP抑制剂对携带BRCA胚系突变乳腺癌有不俗的治疗潜力,但临床实践还留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点击排行 Top Hits

 
肿瘤瞭望网 版权所有  2014-2024 ionc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